避開4大誤區 和憂鬱症患者對話


世衛視憂鬱症為21世紀三大健康殺手之一。面對患有憂鬱症的至親好友,如何與其進行有效對話,許多人仍存在認識上的誤區。有時出於好心的話反而讓患者更加沮喪、深受傷害或是大發雷霆,一旁親友在拿捏該說與不該說之間,猶如在高空中走鋼索,甚至深感困惑或心力交瘁。對此,本文蒐集患者的心聲和專家的反饋,提出4個常見誤區與同理心對話技巧。


誤區(一):輕率提供自以為是寶貴的意見。

避免說:
●你就想開點嘛!事情都有正反兩面,何不學習看光明的一面?
●快樂的權柄握在每個人的手上。想過怎樣的生活,完全取決於你自己。

有別於一般情緒低潮,憂鬱症不是說說道理就能見效。在缺乏了解情況下,隨意提供建議反而造成反效果。憂鬱症屬於腦部疾病,在腦神經功能未調整恢復之前,有些思考會受限。這類對話只會讓當事人覺得你無法感同身受。幫助這類病患的首要認知:不要急於解決當事人的問題。最好是先鼓勵他們說說心中感受。

建議說:
☆我很願意聽你發洩心中的苦楚。
☆你對我真的很重要,請告訴我怎樣做才能讓你好過些?

最好是花些心思與時間與患者慢慢溝通;先聽對方抒發情緒與想法,揣摩體會其中心情,再建議不同的思考角度,病患比較聽得進去。


誤區(二):用責備的口吻說話。

避免說:
●快起床!老賴在床甚麼事也不做,怎麼行!
●幹嘛老悶在家?你怎麼一直都這麼萎靡不振?
患者根本提不起勁從事任何活動,這類責難只會使他們與你更形疏遠。

建議說:
☆你每天早上似乎都面臨著困難起床。有需要我協助的地方嗎?
☆我知道你很不想出門,我們一起去散步,看場你喜歡的電影或是從事你曾熱愛的活動,如何?

憂鬱症患者深信沒有人能體會其心中的苦,因此感到極度的孤寂。一旁親友若能適度展現同理心,才能和病患進行有效交談。



誤區(三):喜歡相提並論,且看輕病患內心的痛苦。

避免說:
●比起非洲難民,你幸福多了,你有甚麼好憂鬱的?
●與我們經歷的大風大浪相比,你的問題簡直是微不足道。
●這點小事就讓你如此難過,你會不會小題大作了點?
●至少你還有工作、家庭和健康。事情根本沒那麼糟糕嘛!
●堅強點!懂得珍惜你所擁有的,就會發現其實沒甚麼好哭的。
●你何不參加愛心或公益活動,就不會只是一味地看到自己的不幸。
●人生就像是潮水,有起有落嗎!很正常嘛,不要再鑽牛角尖了!

話中帶有任何評論或批判字眼,絕對起不了安慰作用。上述話無疑是在告訴他們:「你的問題沒什麼大不了的,你的過度反應才是個問題。」這會讓患者在遭受煎熬之際,認定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失敗者,加深其挫敗和羞愧感。

此外,憂鬱症患者通常不願意向外尋求援助,他們深信沒有人能體會其心中的苦,因此感到極度的孤寂。要讓病患首肯接受治療,很重要的一點:讓對方明白你願意和他們一起面對,共同尋求解決之道。首先,不妨表達你的憐憫之情,並且適度展現同理心,讓病患相信你真正在乎他們。

建議說:
☆我雖然無法想像你有多難過,但是請相信我的確很同情你。
☆我希望能給你一個溫馨的擁抱,讓你好好大哭一場。
☆我雖然無法體會你的感受,但是我很在乎你,也很願意幫助你。
☆你不需要獨自面對這個困境,只要你開口,我隨時都樂意協助你。
☆我相信如果你能選擇,一定不願意得到憂鬱症。我們共同找尋治療方案,好嗎?
☆你似乎面臨很大的難題。我們一起解決,如何?

憂鬱症患者常使用「反芻思考模式」,容易引發重鬱症。一旁親友耐心陪伴和持續打氣,有助於點燃病患心中希望的燈火,同時藉助專業治療,逐步引導他們走出憂鬱的幽谷。


誤區(四):直白地指出患者的情況。

憂鬱症患者常使用「反芻思考模式」,諸如,我到底出了什麼問題?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?我到底會不會轉好?我是不是沒希望了?……,反覆循環思考下,很容易讓其自憐自艾,進而引發重鬱症。

避免說:
●你可不可以別再「我—我—我—」,你不感到厭煩嗎?
●又來了!你可否別再自憐自艾,這樣做只會讓你變本加厲!

當病況始終未見好轉時,病患很容易感到身陷黑暗的無底洞而無法自拔。記住:耐心陪伴和持續打氣,能點燃患者希望的燈火,同時藉助專業治療,逐漸引導他們走出憂鬱的幽谷。

建議說:
☆不論要經歷多長時間?治療需要多久?你會一直陪伴著他(她)。
☆儘管他(她)認為看不到希望,你確信這只是暫時的,總有一天他(她)會恢復往日的光彩。
☆對他(她)來說也許很難置信,但是你深信只要雙方持續努力,情況是會獲得改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