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憂解與胎兒先天缺陷 疑有關連


美國政府一項針對抗憂鬱症藥物的全面性研究發現,孕婦服用抗憂鬱藥物「百憂解」(Prozac)與「克憂果」(Paxil),恐與胎兒先天性缺陷有關。

這項研究已排除其他同級藥物,像是「喜普妙」(Celexa)、「立普能」(Lexapro)以及輝瑞大藥廠(Pfizer)生產的「樂復得」(Zoloft)等藥物與胎兒先天缺陷的關連性。

稍早前的研究已對「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」(SSRIs)的抗憂鬱症同級藥物提出質疑,引發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(FDA)2005年發布孕期服用這類藥物的安全性警告。

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(CDC)研究人員希望探究胎兒先天缺陷風險是否與所有同級藥物有關,還是只有部分藥物。研究人員詢問近2萬8000名婦女,在受孕前1個月以至懷孕前3個月的任何時間點是否服用抗憂鬱藥物,並且分析是否出現新生兒先天缺陷的情形。



研究人員發現,許多受歡迎的抗憂鬱症藥物,像是「喜普妙」、「立普能」或「樂復得」和先天缺陷沒有關連,研究中只有「百憂解」與「克憂果」具關連性。

在懷孕初期服用這兩款藥物的婦女,胎兒缺陷的風險是未服藥婦女的2至3.5倍。

研究發現,懷孕初期服用「百憂解」與寶寶顱骨畸形有關,「克憂果」則與胎兒腸子外露或是生出無腦畸胎有關。研究也顯示,這兩款藥物與先天性心臟病具關連性。

不過研究作者指出,這類藥物造成先天缺陷的絕對風險似乎相當小。舉例來說,懷孕初期服用「百憂解」的婦女,生出無腦畸胎的風險從萬分之2升至萬分之7。

這項分析只能呈現胎兒先天缺陷與藥物的關聯性,無法證明藥物是藥物所致。不過研究人員稱研究結果,可以讓服用「樂復得」的婦女感到「放心」,因為高達40%受試婦女表示曾在懷孕初期服用過「樂復得」。



百憂解 (學名為Fluoxetine,國內有許多同成分藥物)是讓選擇性的血清素回收抑制劑(SSRI)這類藥物廣為人知的開路先鋒,舉凡憂鬱症、恐慌症、強迫症甚至暴食症,都是這類藥物的治療適應症。儘管以SSRI來說,它並非是第一個。根據原廠的建議,有服用單胺氧化酶抑制劑(另一類抗憂鬱劑)及其他傳統抗精神藥物如pimozide(商品名orap)或thiorodazine(商品名mellaril)的人不建議合併使用,因為這將導致肝功能異常,同時和止痛藥物Ibuprofen合併使用一段時間的話,將明顯地增加腸胃道出血的風險。


此外,跟服用安慰劑相比,百憂解服用經常會出現的副作用為噁心(22%:9%)、失眠(19%:10%)、嗜睡(12%:5%)、厭食(10%:3%)、焦慮(12%:6%)、神經質(13%:8%)、肌肉無力(11%:6%)、以及顫抖(9%:2%),此外,性功能障礙,包含無法達到高潮以及沒有性慾等等。

在臨床試驗上約有7%會出現皮膚反應(如紅疹或者蕁麻疹),有些甚至演變成血管炎及類似狼瘡症後群,因此而導致死亡病例也曾出現。

此外,孕婦若服用百憂解,將會增加新生兒難以調適的機率,而根據臨床研究發現,百憂解會出現在服用的母親的乳汁中,因此正在服用百憂解的母親,也不建議哺乳。

已經在服用百憂解的人想減藥,務必在專業的協助下慢慢減量,否則容易出現戒斷症狀,儘管百憂解跟其他的抗憂鬱劑相較,半衰期較長,但根據相關的臨床報告結果,仍可能會出現。

至於自殺風險的提升,美國的FDA已經要求所有抗憂鬱劑的製造廠商必須標註最嚴重的黑框警語,尤其是對低於25歲的人來說尤其要小心,根據過去大規模的研究顯示,18歲以下的人服用百憂解這類抗憂鬱劑,跟服用安慰劑的人比較,自殺風險倍增,至於18-24歲的人若服用,自殺風險也增為1.5倍。

而最為人所知的就是1989年的美國的47歲男子 Joseph T. Wesbecker持槍衝到前雇主的工作場所槍殺8人,12人受傷,最後自殺身亡的的案例。當事人在犯案前,已經服用四週的百憂解,而後來也引發受害家屬對製藥公司的訴訟賠償官司。